当前位置: 首页 > 香港ghb > 女用伟哥粉色小药丸来了?

女用伟哥粉色小药丸来了?


/ 2017-10-04

  2015年8月17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一种叫做Addyi的药物,这种学名为氟班色林(flibanserin)的药片针对的是患有“性欲减退”(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简称HSDD)的绝经前女性。该药虽在大众文化中有“女用伟哥”之称,但它与真正的伟哥(即Viagra,又译作万艾可)在药理作用、服用方法上都大不一样。

  伟哥通过改善血流用以治疗勃起功能障碍(ED),男性只需在性行为前一小时左右服用即可达到效果。而氟班色林改变的是多巴胺、血清素等神经兴奋传导物的分泌——它的药效针对的是大脑。不仅氟班色林的作用机理与伟哥迥异,而且女性需要每日服用、连续几周才能出现效果。

  2006年,一家制药公司首先把它当做一种抗抑郁剂来测试,但事明,它并不能够改善情绪。而根据患者的体验记录,另一种可能的功效被发掘,即提高女性性欲。然而2010年,FDA以“药效不明显”驳回了这家公司的申请。

  之后,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斯普莱特(Sprout)制药公司买下了该药的专利。2013年,FDA再次了Addyi的上市申请,因其副作用太大而且与避孕药、治疗宫颈感染的药物以及酒精等多种物质可能相互或产生不良反应。

  如今,即便Addyi已被批准,FDA的评估与研究部门仍强调,Addyi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只能由有执照的医生或药剂师开具处方后在医院或药房售卖。而且,开药者还需参加关于该药的网络课程并通过测试。患者与处方开具者需要在购买前充分了解其功效与可能的风险,且患者服药8周后如果感到效果不明显,就应该停止服用。

  眼下,Addyi的制造商斯普莱特公司正在紧锣密鼓地派人四处培训医师及药房工作人员,希望在今年10月17日该药正式面市前普及该药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这是美国首次获批能改善女性HSDD的处方药,但其可能导致的低血压、头晕、恶心等副作用,及其与酒精、其他药物联合使用而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成为Addyi的获批备受争议的原因。

  “数据糟得一塌糊涂,”美国妇女健康网执行辛迪·皮尔森痛批道,“这种药在测试中的表现很差,药效不明显,副作用很强。我们是女性健康的坚定者,但是我们一点都不希望这种药面市。”皮尔森对FDA批准Addyi上市十分失望,她认为对这一决定起作用的,是巧舌如簧与大规模有技巧的市场宣传活动,而不是严谨的科学。

  类似的评论也来自莱奥纳·提雅弗,这位纽约大学医学院副教授表示,从2010年第一次被FDA到现在,Addiy根本没有改变,它的临床试验数据没有更新,这位专家的观点也一如既往:“我极力反对它面市,这是一场的灾难。它无效又不安全,而效果和安全性是所有药品最根本的属性。”

  备受学者质疑的实验数据里包括这样的记录:服用了Addyi的女性每个月平均有4.4次“令人满意的性体验”,服用前这个数字是2.7次。与之相对应的是,服用了安慰剂的那组女性,每个月平均只有3.7次。市场专家认为,无论这个数字是否可靠,Addyi都给那些渴望拥有正常性欲的女性带来希望。它成功通过审核,至少证明了一点:目前此类药品的市场需求量大,远远得不到满足。

  早在Addyi第二次被FDA后,一个名为Even the Score(可译为“扯平”)的联盟组织出现。起初,斯普莱特制药厂声称自己与“扯平”无关,后者由10个的女性团体组成,其主要任务是通过游说、和FDA批准用于HSDD的相关药物。很快,“扯平”就联手其他公关公司为Addyi策划了一系列激进的宣传活动。如今,“扯平”已有包括斯普莱特制药厂在内的26个团体加入,并接受斯普莱特制药的部分资助。

  Addyi的广告简单而直接,整个场景设置有点复古的冷趣味。广告片中,一位撩人的女子镜头,她朱唇微启,描述了一段引男人遐想的画面。但一转头,就略带地告诉观众,女性在床上受到了忽视。男人若需要治疗性功能障碍,有26种药物可选,而女人却一种都没有。广告以“女人值得拥有更好的,让我们扯平”为结语,而这也是“扯平”团队最有力的表述:Addyi为女性提供的不只是药,而且是一种男女平等的可能。

  从2014年开始,“扯平”就把整个宣传活动的重点放在了“女权”上。他们自己为全世界5.4%~13.6%受到HSDD困扰的女性争取权益,并提供了部分患者使用Addyi后的正面评论,同时,该组织试图有影响力的女性团体在公开场合斥FDA为“性别歧视者”,要求女议员公开呼吁支持这一行动。

  在多方出击下,Addyi从一种药物逐渐变成了女权主义的,FDA对它的审核重点不再是药性本身,而是自己潜在的性别歧视倾向。最终,FDA很有可能是迫于压力才亮了绿灯。对此,乔治城大学药学系副教授阿德里安·弗伯曼说,“在医药领域,我从没有见过那么激进的公关活动。必须承认,她们用女权主义包装自己的,以此为论点真是个很棒的创意。”

  但问题是,Addyi希望改变的是脑神经兴奋传导物的分泌状况,它是现在市面上唯一一种治疗HSDD的药物。频频被拿来与之对比的伟哥,治疗的只是勃起问题。Addyi 巧妙地将注意力转移到到了男女平权上,对药物的有效性与特性则含糊带过,这也是专业人士对其炮轰的原因。

  可是,市场并不觉得这是一场灾难。10年前,宝洁公司就看中了这块肥肉,尝试开发女用雄性激素贴膏(所有女性体内都含有少量的雄性激素,主要成分是睾酮,它是影响性欲和性反应的因素之一)。美国的市场调查公司Symphony数据预测,Addyi面市后将有200万患者购买此药,同时这些女性也会因此而寻求类似的药物。

  派拉丁科技等大型生物制药公司目前也在加紧开发新药,他们预测,治疗HSDD的药物市场将达到每年13亿美元。而财大气粗的Valeant国际制药公司,已于三周前开始与斯普莱特制药商谈判收购计划。前者看重未来男性性功能障碍治疗的上百亿市场,同时也认为Addyi对相应药物的研发起到积极作用,因而欲用10亿美金收购。

  Addyi广告片的推特转发标签是“#womendeserve”,意思是“女人值得拥有”。它想表达的,是拥有更好的,还是更强的性欲?根据此药的功效,它指的是后者,但谁能决定哪种程度的性欲是正常的,哪种又是“不足”“减退”或“低下”呢?FDA批准Addyi的新闻一出,马上受到一些来自性学界的公开反对。一封荷兰和比利时性学研究人员的来信反对“缺少自发的性反应和性欲是不正常的”这种说法,他们认为,Addyi所针对的症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疾病。

  和伟哥的宣传一样,Addyi至少在它的宣传中把性欲当做是一种能随意开关的东西。这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在短时间内理解药效,但它把性欲和性混为一谈。

  多种性学研究表明,性欲的形成受很多因素影响,而女性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度的,是心理、生理、周边共同作用的结果。目前,从技术层面和女权文化层面来看,Addyi都没有达到其最初的目标。它简单,趋利而来。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像一些学者评论的那样,不仅不能为女性带来选择的,反而可能给真正需要它的群体造成。

  有趣的是,与女性群体听到Addyi将要面市的消息所表现的淡定相比,很多男性对此则“喜大普奔”。不可否认,美好的是维持个人生活健康、增进伴侣感情、保持稳定和谐的关系的必备良方。药物辅助可能有用,但我们对性欲的了解完全取决于如何定义它。只有当我们更好地了解自身以后,才能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法。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