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香港ghb > 这样的女人才会越活越美

这样的女人才会越活越美


/ 2017-10-04

  替你翻书,伴你共读。各位亲爱的读书有方共读书友,大家晚上好,很高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为大家领读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

  初到撒哈拉的三毛的荷西把一间灰暗破旧的小屋营造自己温馨小家直至成为“沙漠中最美丽的小屋”。还夹杂了一段另一个男人悄然爱上三毛的插曲。三毛和荷西充分发挥了类似荒岛上鲁滨逊式的聪明才智,取材天地,方得自然。

  三毛因为无意间看到一张撒哈拉的照片,便好似找到了属于前世的忧愁。三毛预备去撒哈拉前,除了父亲,只有荷西默默了行李。先她之前去沙漠找好工作,安定下来,好照顾三毛。

  半个月后,三毛来到沙漠。经过旁几十个千疮百孔的大帐篷,到了荷西已经在坟场区租下的他们的家。

  三毛仔细观察他们的有着拱门小屋,一间面向对街的房间是三毛的横四大步,直五大步。另一间除了放一张床就只剩下手臂那样宽的空间。厨房是四张平铺的大小。有水泥砌起的平台。浴室有白浴缸和抽水马桶,三毛觉得如果不实际去用它,它就是雕塑。

  房子是約七千台币一个月,房子的水泥地高低不平,墙是深灰色的空心砖,小灯泡上围着密密麻麻的苍蝇,水龙头是没有水的,屋顶也是快要垮下来一样。

  钱是三毛爸爸给的,荷西认为三毛有那么多钱,沙漠日子是不会肯跟别人一样过得。三毛觉得很但终究没说什么,她要靠将来的生活证明她的潜力。

  第一天三毛和荷西在睡袋里度过了沙漠将近零度的夜晚。第二天去申请结婚顺便又买贵的没有道理的床垫和生活用品,三毛拿着荷西薄薄的一沓钱不敢多买。

  父亲的钱是存起来的。用邻居家借来的水是咸的,煮出来的饭自然也是咸的。平日荷西在公司上班时,三毛会跟卖水的大卡车到附近几百里沙漠。

  只有在深入大漠里,看日出日落时一群群飞奔野羚羊的美景时,三毛的心才能忘记现实生活的枯燥和艰辛。

  羊不肯认三毛和荷西,为了不勉强它,三毛将它送给了房东。荷西为了结婚前多赚钱,夜班也代人上,许多粗重活需要三毛亲自动手。跟邻居的西班牙人一起去买淡水。回来十公升的淡水让三毛在灼人的烈日累的跟不上。走走停停,汗如雨下,脊椎痛的发抖,面红耳赤。而家,还是远远的一个小黑点,似乎永远也不会走到。

  家没有书报,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墙在中午是烫的,晚上是凉的,大半时间里没电。周末夜晚荷西去赶工,三毛会冲台去看,又冲下来追上荷西,低着头跟他走,祈求荷西留下来陪她,荷西总是很难过的用力抱住她。

  荷西不在家,三毛一人不能将木头做成家具,被邻居拿走减少了一半。三毛在家守木头时看到寄过来的自己以前的照片。是听歌剧和唱歌跳舞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美丽。

  不能回首,三毛又去看自己的木头。生命的过程,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青菜豆腐的滋味,都得尝尝,才不枉来一遭啊!

  周五晚上荷西回来画了几样家具图纸,三毛挑了最简单的他们开始动工。卡车司机告诉荷西,这些木板是棺材!三毛和荷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反而因为不一样,而更加喜欢了。婚后他们有了自己的书架、桌子和长排的挂衣柜。还有新的麻布的彩色条纹的窗帘。

  参观完荷西工作的地方租吉普车度过蜜月后,他们用剩下的一周时间布置他们的家。荷西自己买了工具刷白了墙,为了省钱给将来的孩子和三毛的父母,荷西不愿意请泥水匠。

  三毛又买了两块海绵垫封上彩色窗帘的条纹布当作沙发,坐姿用白布铺上,放上帘卷和母亲寄来的灯罩。家里再摆上父亲姐姐弟弟和朋友们航空送来的东西。书架漆上了色。

  三毛在垃圾堆里拾来旧的轮胎洗净放上坐垫,谁来了也抢着坐;将大水瓶油上印第安图案的色彩,插上荆棘;将快腐烂的羊皮先用盐,后图明矾当作坐垫。

  又去总督家偷了绿植,省钱买了录音机和录音带。买下了过的当地老人用石头刻的人物形象,喜欢的不得了。撒哈拉威邻居却不能理解,觉得他们是白痴。

  荷西同事为了表达爱慕给三毛送了天堂鸟植物,来家里拜访时三毛了他。后来添加了电视和洗衣机。去镇上请教高级职员宿舍女人缝衣服时,因为住在坟场区遭到那些女人的,这让三毛下定决心不搬去镇上住。

  正如蒋勋所言:“房子并不等于家,房子是一个硬件,必须有人去关心、去经营、去布置过,这才叫做家。有些人只有房子,并没有家。”

  到底是什么的女人才会一直越活越美丽?是拥有美丽脸庞和人格还是有着勤劳双手?我说:大概就是像三毛这样懂得用心生活,追活的质量和的富足才是最有乐趣和情调的,才会越活越美。

  热爱生活的人,就算没有太多,没有豪华的别墅,也可以把平凡普通的日子过得闪闪发光,就像三毛一样。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